家住高新區二郎蘭花小區的吳勇(化名)昨天凌晨上演了一幕囧劇。為賴25元的出租車費,他以百米衝刺的速度下車就跑,不僅把1000多元的手機落在車上,自己也因為醉酒,摔趴在路邊。好在他遇到了好心的司機和路人。
  醉酒乘客打車逃車費
  昨天凌晨2點10分,57歲的東贏公司的哥王世紅開著印有雷鋒車隊標誌的出租車,在西城綠錦附近的路邊,遇到了醉酒乘客吳勇。當時行人已較稀少,二三十歲的吳勇身體有些歪斜,不停地向王世紅的車招手。
  “他身高1米7左右,我問他住在哪裡,他說蘭花小區。”王世紅說,“正好我就住在二小區,於是我問他住在哪裡,他說六小區,感覺他還是清醒的,我就讓他上了車。”
  一上車,吳勇在後排倒頭便睡。王世紅當時心裡還在想,快到兩點半,客人很少了,如果“鄰居”下車走不了的話,自己還可以送他上樓再去洗車交班。
  凌晨的華福路並不擁堵,只用了20分鐘左右,王世紅就從中梁山開到了二郎蘭花小區六小區門口。“我把他喊醒,說兄弟到了哦,他坐起來問我好多錢,我說表上是25元。我側過頭看他在衣服里摸了摸,就在我一轉頭的時候,他卻突然拉開車門,往馬路對面跑。”
  的哥洗車發現手機
  王世紅把車停在路邊,拉上手剎,追了幾步,但馬路邊有很多樹,加上一些路燈沒有亮,年輕的乘客很快不見了身影。
  “算了,就當我們雷鋒車隊的一次免費服務吧!”王世紅自嘲地笑了笑,車停路邊不可能追得太遠。於是他開著車趕到天星橋附近一家固定的洗車點,他有一個習慣,洗車前把前座后座里的東西清理乾凈,不留一個死角。
  就在清理后座套的時候,一個黑色的小米手機滑落出來,“這很可能是剛纔那個乘客的。”這時洗車工人圍上來,一個買過同牌子手機的工人說,這個起碼也值1000多塊錢,“算了,他不給你出租車費,你直接把他這個手機賣了。”
  工人們並不知道,站在眼前的王世紅是全國見義勇為先進個人,當出租車司機6年來,做過很多好事,報上都有報道,“上次我把別人的3萬元送回去,對方非要給我3000,我當場就拒絕了。因為這是我們司機的責任。”
  正在談笑間,那個嶄新的手機響了,是一個陌生電話,“我不知道怎麼接,就用心記下來用我的手機撥打過去。”
  好心的哥送還手機
  電話另一頭的高女士是吳勇的家屬,她滿以為丈夫的手機是掉到一個陌生人手中,正在輕言細語地道歉,希望出幾百塊錢順利拿回自己的新手機。
  沒想到,電話另一頭是一個比她更著急的聲音,“你老公喝醉了,剛纔下車就跑了,你們快去找他,怕他在外頭出事了!”王世紅說,手機暫時還有電,自己一會兒洗完車了,就會馬上送回蘭花小區門口。“你要給錢的話,只把他沒給的25元車費給了就行。”
  高女士在電話中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她並不知道剛被民警送回家的吳勇還有這樣一段曲折的經歷。“民警已經把他送回來了,他趴在路邊上一動不動,是個好心的路人報了警。”
  昨天凌晨3點半左右,高女士如約在蘭花小區前的路邊領回了丈夫的新手機,同時表示要在酒醒後好好“教育”他。她拿出30元,並堅決不讓王師傅找補5元,“真的非常感謝你,他沒有付車錢,你在電話中還首先關心他的安全。”
  重慶晨報記者陳軍
  註:No Zuo No Die為網絡流行語,意為“不作不死”。  (原標題:為逃25元的士費落下千元手機 真想對他說句No Zuo No Die )
創作者介紹

火舞黃沙

by09byua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