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貿區有大未來,上海有大未來!”“祝願上海自貿區繁榮發達!”
      9月18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來到上海自貿區考察調研,為即將迎來一周年的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下稱“上海自貿區”)點贊。李克強詳細瞭解了上海自貿區運行一年來可複製可推廣的制度創新進展,直接聽取中外企業的建議,並與正在自貿區辦事大廳的群眾交談。
      企業要贏得大未來
      位於外高橋的上海自貿區綜合服務大廳,是李克強此次考察調研的第一站。總理進門,看到大廳里群眾都蜂擁過來呼喚他,他說,“我這就來看大家”,直接走進人群。現場歡呼聲一片。總理大聲問:“哪個是做企業的?來說說自貿區讓你感覺到好處沒?”總理說:“要讓在上海自貿區註冊的企業,不但站得住,而且活得好,更要贏得大未來!”
      2013年3月28~29日,李克強曾經來到這片土地上調研,彼時是他就任國務院總理後首次到上海調研。
      也就是在這次調研中,李克強稱,鼓勵支持上海積極探索,在現有綜合保稅區基礎上,研究如何試點先行,在28平方公里內,建立一個自由貿易試驗區,進一步擴大開放,推動完善開放型經濟體制機制。
      李克強說:“中國走到了這一步,就該選擇一個新的開放試點。上海完全有條件、有基礎實驗這件事,要用開放促進改革。”
      這是“自由貿易試驗區”這個名稱第一次出現。此後半年中,經過各方的全力推動,上海自貿區於2013年9月29日掛牌。這場被視作中國繼加入WTO後又一次更高層級的開放、“中國經濟升級版”新引擎的改革也正式啟動。
      作為經濟活動最基礎的單元,一年來,上海自貿區內的企業表現相當活躍。數據顯示,區內新設企業數量超過1.2萬家,超過原上海保稅區20年的註冊數量;區內跨境人民幣業務累計金額達到1760億元,同比增長數倍……
      9月16日的“第八屆參事國是論壇”上,上海自貿區管委會副主任朱民說,上海自貿區從建立到現在運行穩中有進,企業對自貿區投資的熱情持續高漲,今年1~8月份入駐的企業同比增長了10.9倍,“這也出乎了我們的預料”。
      繼續壓縮負面清單
      作為改革的高地而非政策的窪地,9月10日,李克強在2014夏季達沃斯論壇上簡練地將上海自貿區的改革概括為兩方面,一是如何處理政府和市場的關係,二是如何處理髮展和開放的關係。
      在政府與市場的關係中,廣為詬病的,是政府過多的微觀干預,這也集中表現在前置性審批制度上。借助於在上海自貿區實施的負面清單制度,將前置性審批改為事中事後監管,則可以看作是對政府權力的制約和規範。
      在綜合服務大廳,上海自貿區用3張不同顏色的桌面向李克強展示了負面清單管理的探索:綠色桌面堆滿改革前限制措施的186份文件,藍色桌面擺著被調整的151份文件,橙色桌面上是目前留存的35份文件。
      李克強指著空出大半的橙色桌面說,要繼續壓縮負面清單,給市場“讓”出更大空間!
      負面清單是國際上重要的投資準入制度,目前國際上有70多個國家採用“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具體來說,就是政府以清單的方式明確列出禁止和限制投資經營的行業、領域、業務,清單之外的,各類市場主體皆可依法平等進入。
      負面清單開始為國人所熟悉,是在2013年7月舉行的第五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S&ED)中,中方同意以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為基礎,與美方進行投資協定(BIT)實質性談判。
      目前,上海自貿區內共發佈了兩份負面清單,第一份是自貿區掛牌之初的2013年9月30日凌晨發佈的2013版負面清單,這也是中國首份負面清單,負面清單以外的外商投資項目核准和企業合同章程審批全部改為備案管理。
      2013版負面清單的具體管理措施一共是190條,不過自“出生”之日起,各界就普遍呼籲要縮短長度,且增加透明度。
      呼應企業和市場的需求,到了2014年7月1日凌晨出台的2014版負面清單,具體管理措施就從190項縮減為139項,調整率達到26.8%。
      與此對應,在2013年發佈的23項服務業領域的開放措施基礎上,2014年上海自貿區進一步提出了涵蓋18個國民經濟大類的31條開放措施。
      除了開放度和透明度,2014版負面清單還特別強調了內外資的一致性。此前自貿區管委會方面在接受採訪時就表示,負面清單解決的並不是簡單的可以乾和不可以乾的問題,而是體現對外商投資的管理如何更好地和國民待遇保持一致。
      在考察中,當負責人介紹自貿區內的國企民企已經平起平坐時,李克強插話說,公平競爭也包括自貿區內的外資註冊企業,你們應該再補上一條,外資內資要一視同仁、平等對待。
      數據顯示,在上海自貿區新設的1400多家外資企業中,90%屬於清單之外。而借助於負面清單的備案制管理,以外資新設備案為例,投資者通過自貿區“並聯辦事系統”,在4個工作日內就可同步辦妥備案證明、營業執照、企業代碼和稅務登記。而以往,一般項目的這個過程需要29個工作日。
      9月16日由上海市政府參事室主辦的“第八屆參事國是論壇”上,上海自貿區管委會副主任朱民說,目前每個月有190家左右的外資企業在區內註冊,占新入駐企業總數的23%,“這體現了自貿區在制度建設方面也取得了國內外的認可”。
      各部委還可以支持什麼
      除了對應國際規則,負面清單管理模式事實上也緊密關聯著本屆政府一直以來力推的改革——政府職能轉變、簡政放權。
      2013年全國兩會上,本屆政府承諾要在任期內減少現有1700多項行政審批事項的三分之一。截至目前,國務院已經先後取消和下放7批共632項行政審批事項。
      李克強說,自貿區的負面清單,簡政放權,減出來的空間給了市場,賦予企業更多的創業空間,而政府自身增加的是責任,要求有更精細化的管理和更高的工作效率,“法無授權不可為,法無禁止皆可為,法定職責必須為”。
      這三句話,分別對應了本屆政府的三張施政清單——權力清單、負面清單、責任清單。具體來說,就是政府要拿出“權力清單”,明確政府該做什麼,做到“法無授權不可為”;給出“負面清單”,明確企業不該乾什麼,做到“法無禁止皆可為”;理出“責任清單”,明確政府該怎麼管市場,做到“法定責任必須為”。
      李克強說,負面清單實際上支撐著政府的責任清單:禁止做什麼比允許做什麼更難!負面清單更加精細化,不像之前大而化之,這實際上也增加了政府責任,要求政府要對負面清單更加熟悉,加強事中事後監管,提高行政效率。
      因為在自貿區試驗的效果,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已經在全國各地盛行,今年7月出台的《國務院關於促進市場公平競爭維護市場正常秩序的若干意見》中稱,將制定市場準入負面清單。而上海也表示,將研究編製2015年負面清單。
      上海自貿區管委會負責人介紹負面清單較去年大大“瘦身”時,首先感謝各部委做了“大量工作,給了很大支持”。李克強擺擺手,“我今天不問各部委為自貿區支持了什麼,我更想知道他們還可以再支持什麼?”
      這也就意味著,負面清單在現有的基礎上,還將會有進一步的縮減,同時給出更大的開放空間。(胥會雲)   (原標題:李克強點贊自貿區:有大未來)
創作者介紹

火舞黃沙

by09byua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