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章楷在圖書館看書看得津津有味
  據《法制晚報》報道 近日,有網友發帖稱在杭州圖書館,每天都能看到有流浪者、拾荒者在那裡看書,直到閉館才肯離開。他們會自覺去洗手,然後和其他讀者一樣,安靜地閱讀。
  對他們來說,閱讀既非單純源於求知,也不等同於消遣。那些為數不多、可供他們日復一日沉浸其中的圖書館,成為他們瞭解世界和獲取精神慰藉的唯一“窗口”。而杭州圖書館恰巧打開了這扇窗,“最溫暖”由此得名。
  對於杭州圖書館的“走紅”,該館副館長梁亮近日表示深感意外:“乞討拾荒者可能暫時窘迫,但不代表我們可以拒絕他對文化的追求。”
  圖書館前等待的特殊讀者
  早上8時,位於杭州江乾區解放東路58號的杭州圖書館新館,樓下就站了不少人。晨練的市民發現,總有些人扛著髒兮兮的大麻袋,或拎一兜飲料瓶,衣衫襤褸。該館副館長梁亮說,她對這一幕早已再熟悉不過了。
  記者採訪發現,杭州圖書館不僅允許拾荒者入館,也允許他們帶行李入內。而將雜物放於門外,是他們的自發行為。除了能自由出入閱讀外,流浪人員還可在設有空調的書館內免費看電影、上網、接開水等,甚至用書桌下的電源充電。
  拾荒者看書前會主動先洗手
  76歲的章楷(化名)是杭州圖書館的“常客”。他生於杭州鄉下,曾任村幹部和民辦教師,現已退休多年。因早年離婚,兒女又在外地,目前在杭州獨居,依靠退休金和拾荒為生。他喜歡到該館三樓專題文獻區閱覽室看書,工作人員早已熟悉了他的裝扮:一根竹竿將兩個口袋挑於肩後,穿一雙被泥染黑的白色運動鞋。透過塑料袋,可見其中的塑料瓶和罐子。
  每次,他在書桌前卸下口袋,就會讓工作人員為他找來幾本中外名著。雖然視力極差,但他還是把書湊到眼前看得津津有味。一周前,他看的是馬雲傳記和阿裡巴巴管理理論。管理員張海清表示,章楷幾乎每周都會來兩三次,尤為喜歡看時政類書籍。
  儘管渾身污漬,但章楷的手卻很乾凈。他解釋,儘管杭圖沒有規定拾荒者必須洗手,但每次看書前他都會將手洗凈,“不要把書弄花了。”
  邊抄報邊充電學習養殖
  在該館報紙雜誌區,管理員何建成說,一年前,一名讀者每天下午都會來閱讀室讀報,並用圓珠筆將部分內容抄到自帶的報紙上,有時還會邊抄邊笑。他還會用飲料瓶接開水喝,每次進圖書館,他都帶著兩個塑料袋,裝著碗筷等雜物。直到晚上8時50分閱覽室閉館,他才離開。
  他是36歲的重慶籍拾荒者陳虎(化名),一年前來到杭州打工,因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就撿起了垃圾。“我想抄點東西帶回家,以後搞養殖。”陳虎告訴記者。
  對於杭州圖書館的“走紅”,梁亮深感意外:“我們只是踐行了一個公共圖書館應盡的理念。流浪、乞討者可能暫時居無定所,可能暫時窘迫,但不代表我們可以拒絕他對文化的追求。”其稱她來杭州圖書館工作的28年裡,該館始終沒有拒絕過流浪人員。
  (原標題:圖文:杭州圖書館對拾荒者開放)
創作者介紹

火舞黃沙

by09byua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